“鸟人”拍鸟,诱拍又多件“冷兵器”!小心法律追责

正值鸟类繁殖季,最近,一只经常出现在圆明园的红角鸮,成为不少摄影爱好者镜头下的“新晋网红”。这只有着萌萌大眼的小猫头鹰,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它选择在圆明园歇脚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甚至骄傲的事,但这两天一些拍鸟人的恶意拍摄,让小家伙不堪其扰。有网友发文称,有人为拍到“好照片”,直接用竹竿捅向猫头鹰栖息的树干,而且,还有人用音响播放鸟鸣,强迫原本闭眼休息的猫头鹰睁开眼睛。

观鸟、拍鸟,从过去一些人的小众爱好,如今变得大众化、产业化。个别拍鸟人,除了端着“长枪短炮”,现在手里又多了件“冷兵器”——竹竿,现在还诱拍、棚拍等拍摄行为也时有发生。野保专家介绍,视频中的行为属于典型的诱拍,长此以往会导致红角鸮捕食、生存能力下降。圆明园管理处表示,将进一步加强管理,对不文明游园者给予及时劝阻。

事件

拿竹竿捅、用叫声诱

不文明拍摄行为频现

在微博上,“用竹竿捅圆明园红角鸮”的视频,引发众多网友声讨。视频中,几名观鸟人聚在一棵树下,一人端着相机,两人拿着细长的竹竿慢慢伸向高处,拨打红角鸮附近的枝叶,不一会儿,只听有人喊道“伸(翅膀)了、伸(翅膀)了”,负责拍照的人连忙摁下快门。

视频截图

这段视频是林先生拍摄于6月9日下午。当天,他在圆明园内看到一只小猫头鹰。为了让闭目养神的猫头鹰睁开眼睛,或是动一动挥一挥翅膀,几名拍鸟人便从附近折了一根竹竿,去捅鸟附近的树枝。

据一些护鸟志愿者称,昨天,当志愿者再次前往现场时,发现拍鸟人竟又玩起新花样,他们用电媒机播放鸟叫声,引诱猫头鹰睁眼。树上的猫头鹰听到叫声后,立马警觉地睁开了眼睛,见状,等候在树下的“炮筒”咔咔咔地响个没完。

昨天,圆明园管理处表示,针对以上恶劣的拍鸟行为,园方已在附近设点观察并加强巡逻,如发现类似诱拍情况,工作人员会及时劝阻教育,尽量杜绝此类不文明现象的再次发生。

延伸

很多美丽的鸟类照片

是诱拍、棚拍而来

众所周知,猫头鹰昼伏夜出,它们白天养精蓄锐,夜晚才能更高效地进行捕猎觅食活动。过多的人类干扰,会给野生猛禽带来什么影响?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理事、北京黑豹野保站站长李理告诉记者,猫头鹰在白天频频受到打扰,不仅会直接影响到它的生活习性,还会影响到它的捕食效率,导致其生存能力下降,不仅如此,还会导致它飞离繁殖地。比如,2016年夏天,在颐和园繁殖的鹰鸮,同样是因为拍照,人们尖叫、大吼,最终,鹰鸮宝宝还未具备飞行能力就离奇消失,转移了栖息地。

“最近几年,拍鸟的人越来越多,但是一些人不愿意在野外长时间蹲守,就想出了各种歪门邪道。”李理说,有些美丽的鸟类照片,其实是诱拍、“棚拍”而来的。

诱拍的白鹭

除了上述视频中的诱拍行为,野保人员在巡护过程中,还看到过拍鸟人因为着急拍出好照片,他们在官厅水库朝鸟群扔土块、扔石头,甚至把大衣脱下来抡,受到惊扰的鸟群腾空而起;拍猛禽时,有的拍鸟人会用白鼠当诱饵,用鱼线固定好了拴在树杈上,来捕食的猛禽怎么都抓不走,拍鸟人认为这样就能拍到他们所谓的完美照片。

棚拍的画眉

还有“棚拍鸟”,李理说,这个说法最早的由来,指的是有人利用一些闲置的地,罩上巨大的铁丝网,他们从黑市中买来各种野生鸟放到里面,当有拍鸟人来拍摄的时候,这些人按位收费。

这样拍出来的照片确实都很美丽,有时,甚至不用特别专业的摄影器材,也能拍出好照片,但每张照片的背后,都赤裸裸地沾满鲜血。在铁丝网里,仅有一点水和食物,鸟儿们勉强为生。铁丝网内如果能存活1只野生鸟,往往都要死掉七八只同种类的鸟,因为捕猎、运输途中,会有大量死亡。

李理表示,因为这种行为触犯了《野生动物保护法》,情节严重或将入刑,所以,这几年,“棚拍鸟”的生意逐渐转入了地下,变得非常隐蔽。由于北京地区的查处力度大,据他们的了解,在北京现在几乎没有了。

观点

别让诱拍成为法律擦边球

残酷的棚拍鸟行为消失了,但是,诱拍的不文明行为愈演愈烈。

李理说,颜色靓丽的翠鸟,也是拍鸟人最喜爱的一类模特。这种小鸟飞行速度极快,所以,平时想要拍到它们并不容易。一些拍鸟人就会找到它们的窝,拿泥巴堵住窝口,外出觅食的大鸟停在窝边的树杈上,急得团团转,窝里的小鸟可能因为窒息奄奄一息。

有的人会买来面包虫,把大头针串住虫子钉在树上,来捕食的鸟儿停在树上时,翅膀就会自然打开,这也是拍鸟人喜爱的一种镜头,但扎有大头针的虫子被鸟直接吞进去,针头从脖子扎出来,画面非常残忍。

“其实,这是摄影师非常无能的体现。从专业角度,就知道是怎样拍摄出来的,有没有布景,有没有诱拍,通过蛛丝马迹,这些都能看出来。” 李理说,鸟类选择筑巢的地方很挑剔,既要有隐蔽性,又要有适当阳光,一些照片中鸟儿站在干枯的树枝上,鸟窝边没有或只有零星几片树叶,这样的照片明显造假。

正因为诱拍没有导致鸟儿直接死亡,所以,这种行为打的是法律擦边球。李理说,其实拍鸟人内部对此也有争议。大多数人有责任心,所以,在这个圈子里,因为价值观不同,退群进群的现象也非常多,鸟友们间的关系复杂又微妙。

昨天,海淀区园林绿化局工作人员也表示,他们已接到爱鸟人士反映的相关情况,已与圆明园沟通,要求其加强宣传工作和巡逻。在《野生动物保护法》等相关法律中,对于诱拍并没有明确的规定,执法部门对此事的管理有一定难度,他们平时只能以劝阻、宣传为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