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不信由你,记账的汉字改为大写数字是朱元璋的功劳

是朱元璋将记账的汉字改为“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佰、仟”大写数字的,你别不信,事出有因。大明朝洪武十七年(1384 年)五月,户部侍郎郭桓被升迁至户部尚书,主管人口资源和国土资源,掌控全国各地的财政大权。从“副部长”转正的郭桓,一举成为国家的财政大臣。在户部尚书这个肥差职位上,郭桓没有闲着,同年十月,他以巡视的名义来到浙西道,浙西道长官黄文通自然是使出浑身解数“表现”。古代上级来视察,按规矩下级首先要请上级到官署去汇报工作,然后再将上级送回驿站休息。结果郭桓一到浙西,就被黄文通直接请到自己的私宅去了,美色财宝献上,郭桓心领神会。

在浙西道期间,郭桓还与黄文通等人相互勾结,合伙私分了浙西道各州银钞50多万贯,还通过巧立名目、私自增加税收等方式,大肆侵吞浙西道应上缴给国家的税粮。郭桓这些人贪欲太大,造成当年浙西道的财政漏洞实在不好掩盖,但各级官员沆瀣一气,利益盘根错节,个个都不干净,只要朱元璋不亲自下来盘点库存、查账本,哪晓得下面的人在搞什么鬼糊弄自己?也正因为郭桓这干人太无法无天,可能引发了稍微有点良知的官员的不满,到年底,仅仅当了7 个多月户部尚书的郭桓,就因有人告发其品行不端而被朱元璋降为户部侍郎。

郭桓虽然官小了,但当“部长”的几个月建立起人脉圈子,胆子也练大了。此后3 个月,他更加肆无忌惮,国家军用粮仓里积蓄3 年的粮食被他盗卖一空。他还与全国除京师应天(今江苏南京)以外的其余12 个布政司的官吏相互勾结,通过巧立名目、涂改票据等非法手段,共窃取银钞600万张。贪腐到这等规模,基本全国沦陷,恐怕很难将过错归咎于某个人。事情的败露,是从北平承宣布政使司开始的。洪武十八年(1385 年)三月,御史余敏、丁廷举突然告发北平承宣布政使司李彧与提刑按察使司赵全德与中央的户部侍郎郭桓、户部干部胡益、王道亨等相互勾结,吞盗官粮,数目巨大。其手段,与郭桓在其他布政使司的勾当并无二致,或涂改票做假账,或巧立名目胡乱征税。

事发在北平承宣布政使司,是有原因的。当时,河北地区属于“山西移民社会”加“军旅社会”,没有错综复杂的宗族关系和相对牢固的官员利益集团,一有风吹草动,掩盖起来也就没那么容易。此案一上报,朱元璋气炸了,不禁感叹:“自古以来,贪赃枉法者络绎不绝,但是搞得这么过分的,实在罕见!”朱元璋誓必拿下这帮“史上巨贪”,遂命曾担任过原河南行省右丞的吴庸为专案组组长,经过大力追查,案中案迅速向各布政司蔓延,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案件蔓延的方向并不指向事发的北平承宣布政使司,而是江浙地区。除了郭桓外,礼部尚书赵瑁、刑部尚书王惠迪、兵部侍郎王志、工部侍郎麦志德等人纷纷被查出严重的经济问题。如果把郭桓贪污盗窃的金银钱钞全部折成粮食,再加上他与人合伙贪污的税粮700 万石,总计高达2400 多万石粮食,相当于当时全国征收的秋粮总和。

按照明朝惯例,除郭桓和吏部尚书余熂等中央高官掉了脑袋外,12 个布政司的各级涉案官员以及行贿的富户都被砍了头。再加上一些被贪污的税粮流入民间,在大肆追缴这批粮食的过程中,冤狱遍地,《明史·刑法志》载“死者数万人”。当然,“郭桓案”也不乏积极意义,它促成了大写数字的出现。此案之后,朱元璋下令将记账的汉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改为“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佰、仟”,以杜绝贪官污吏通过篡改数字贪赃枉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