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耿恭,彰显汉家男儿铁血志节之《风雪西域》十、退守疏勒城

前言: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东汉明帝年间,奉车都尉窦固率领大军在天山脚下大败北匈奴。大军东归后,匈奴血洗都护府,后兵锋直指分驻两地的耿恭、关宠部。耿恭率部两守金蒲城,后退守疏勒城,六百汉家男儿以血肉之躯抵挡着数万匈奴夜以继日的进攻。水源被断,将士们喝马粪上挤榨出的水汁,粮草断绝,以牛筋皮革充饥,饥餐胡虏肉,令匈奴心惊胆寒。西汉有苏武,东汉有耿恭,汉家男儿谱写了一曲时代壮歌!

十、退守疏勒城

耿恭两次保住了金蒲城,但他估计匈奴人很快还会再来。金蒲城是一座新城,虽然城墙高厚,但是方圆数十里,四野开阔,各处得分兵把守,优势兵力集中不起来,守备条件并不是很好,所以必须另选一处可以长期坚守的城池。他一面派报信兵将敌情再次飞报玉门关,心中打定注意放弃金蒲城,退守更加坚固的疏勒城,疏勒城在金蒲城以东,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玉门关通向西域的枢纽要地,只要疏勒城一失,匈奴就可以穿过千里戈壁,直扑玉门关,他决心要为大汉守住这块战略要地。疏勒城虽小,但城体坚固,城墙高耸。此城原先是一座石山,聪明的车师人根据石山顶部比较平坦的地理优势,将此山改造成一座石头城。城旁还有一条小河流过,可以给城中补给水源。车师人还在城中堆放了大量的石头,战时可以用来防备。不足之处是疏勒城城体狭小,最多只能驻扎两千人,但也有利于集中优势兵力守城。

他带着范羌来到皇宫拜见国王,和国王、王妃、乌英公主一行坐定后,就给国王说了他的想法,听他说完,国王、王妃和公主都惊得说不出话来。见他们都不说话,他给他们分析了金蒲城和疏勒城的利弊,并说玉门关接到敌报,就二十天之后了,朝廷出兵最快得一个多月,匈奴这次败退,只是战略性的调整,况且匈奴并没有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还会卷土重来,发动更为猛烈的进攻。前两次能打退匈奴已属侥幸,再能不能守住,他心里也没有底。

“你们走了我们怎么办?”国王问,

“投降匈奴”。耿恭说完,他们都用不相信的目光盯着他,

“我与匈奴有杀父之仇,你叫我投降匈奴,居心何在?”国王怒不可遏,

“国王息怒,听我仔细说来,我要国王投降匈奴,不是真投降,是假投降,可以向匈奴人讲条件,暂时保住实力,等日后朝廷大军一到,再作为内应,夹击匈奴。国王是乌孙国国王的女婿,匈奴不敢怎么样,如果困守金蒲城,到时匈奴大军压境,玉石俱焚”。耿恭解释,

“就六百汉军,困守疏勒城,守得住吗?不如你们暂时退回玉门关,以后再从长计议”。听完耿恭解释后国王建议,

“疏勒城是通向玉门关的门户,我决心要为朝廷保住这块战略要地”。耿恭说,

“即然将军注意已定,就从我车师将士中再选一千精锐,划归你帐下,拱卫疏勒城”。国王说,

“国王的美意耿恭心领了,就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有我六百汉军足够”。耿恭说,

“我也要跟你去疏勒城”。乌英公主说,

“公主的心意耿恭知道,耿恭只是汉军中一普通军官,自投笔从戎的那天起,就立志马革裹尸,还请公主另选高明”。耿恭说完从腰间解下公主赠予的佩刀,双手捧给公主,

“没有想到我心目中的大英雄耿恭也是个懦弱小人,我们西域女儿也知道从一而终,我知道你有家室,我不嫌弃,从我送你佩剑的那一刻起,我就认定你是我的男人,如果你嫌弃我是异邦女子,还请明言”。公主冷笑着说,

“这……”耿恭无语,

“校尉,你就带着乌英吧,国王说了,要给你一千兵马,就由乌英统领车师兵马,和你一起坚守疏勒城”。王妃说,

“此去凶险万分,让公主跟着我,我怎么忍心”。耿恭说,

“就这么定了,当前最紧要的是往疏勒城运送粮草,等一切就绪,咱们再当着所有大臣的面唱一出双簧,当场闹翻,乌英再带一千人马随你而去,怎么样?校尉”。国王说,

“谢国王陛下”。耿恭答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