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盘点民国时代的校花们:有相貌之美 才思之佳

马珏。在 北京大学风花雪月的历史里,马珏恐怕是最没有争议的一位“ 校花”。1910年马珏出生于 日本东京,父亲 马裕藻是鲁迅的好友。1913年任 北京大学教授、研究所国学门导师;1921年任北大国文系主任,对文学音韵学颇有研究。1933年, 马珏与天津海关职员杨观保结婚,其时她还没有毕业。闻知此事,鲁迅给 台静农的心中写道“此刻才想到她已结婚,别人常去送书,似乎不太好”。

张兆和。在中国公学,当时18岁的张兆和拥有无数的追求者。单纯任性的她索性给这些追求者编了号码:“青蛙一号、青蛙二号、青蛙三号……”作为老师的 沈从文当时也身在“青蛙”之中。张兆和找 校长胡适投诉,胡适答:他非常顽固地爱你。张兆和马上顶回去:我很顽固地不爱他。然而, 沈从文一封又一封文笔优美的情书,最终还是打动了张兆和。

王映霞。王映霞,中国浙江杭州人,当年“杭州第一美人”。在当时有“天下女子数苏杭,苏杭女子数映霞”一说,王映霞一生中的两次婚事都轰动全城。 王映霞晚年回忆称:“如果没有前一个他( 郁达夫),也许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没有人会对我的生活感兴趣;如果没有后一个他(钟贤道),我的后半生也许仍漂泊不定。历史长河的流逝,淌平了我心头的爱和恨,留下的只是深深的怀念。”

杨绛。1932年,杨绛成为 清华大学研究院外国语文学系 研究生。这是重要的一年,在这里,她认识了钱钟书,拥有了一座快乐的“围城”。在个人创作方面,从1953年开始,杨绛陆续创作了《洗澡》、《称心如意》、《弄真成假》等小说、剧本,更有一部分量十足的译作《唐吉坷德》。2011年,进入百岁之年的杨绛,开始整理自己的作品,闭门谢客,做一个安静的老人。

陆小曼。世人知道陆小曼的名字,多半是缘于诗人 徐志摩,这对于一个才女,是幸福亦是悲哀。陆小曼出生于1903年11月7日的上海,15岁进入北京圣心学堂,兼有上海女子的明丽活泼与北京女子的秀美端庄,校园里都称呼她为“女皇”。更让人惊叹的是 陆小曼的 绘画天赋,她1926年参加中国女子书画会,1941年更在上海开个人画展, 新中国成立后两次举办全国画展。

林徽因。作为 文艺青年心中的“人间四月天”,林徽因的名字已是一段传奇。1904年6月10日出生的她,似乎天生具备诗人气质,但却选择攻读建筑学。1928年,她选择与 梁思成结婚,而不是新诗诗人 徐志摩。在建筑学的领域, 林徽因成果斐然:她参与设计了人民英雄纪念碑、倡导保护古建筑,以现代方法研究古代建筑学。

龚澎。龚澎在重庆时,在周恩来的领导下,成为中共第一位新闻发言人。她在与各国通讯社的交往中,以流利的英语、缜密的思维、机智的反应、美丽的品貌,给外国记者们留下了深深的、几十年后仍然记忆犹新的良好印象。有的外国记者“因她的魅力而发狂”,有的外国人暗自表示对她的倾慕之情。毛主席对她也是称赞有加,说她是天生丽质。据说龚澎在周总理手边工作时,当时实行内部介绍 婚姻,男同胞是排着队来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