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仿鞋调查:成本百元,月赚近百万

躲避“严打”,仿鞋生意晚上进行,“工作室”藏各种名牌高仿鞋;监管方面严厉打击侵权假冒

莆田安福电商城一家店门外,打包成箱的球鞋等待被搬往货车上。

凌晨1点,莆田安福电商城灯火通明。

莆田鞋商们还提供“过毒鉴定书”。

“白天没人敢出来,仿鞋生意只能在晚上偷摸着进行。”出租车司机阿林(化名)说。

这独特的交易习惯让安福电商城被外界称为“鬼市”。“国内80%的仿鞋都出自这里。”一位档口老板表示,随着球鞋市场不断被炒热,巨大的利润催生越来越多的仿鞋作坊在莆田出现。

新京报记者近日赴莆田对这个“球鞋鬼市”进行了调查。在这个神秘的“鬼市”里,一条高仿球鞋灰色链条暗藏其中。安福电商城连接着“线上”和“线下”。一方面,实体店老板、微商从这里找到热门球鞋高仿品;另一方面,大量隐匿于档口背后的高仿鞋作坊,也通过拉客仔和商家、大买主开展更深入的合作生意。

5月15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甘霖表示,侵权假冒对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等各方面造成危害,中国政府严厉打击侵权假冒的立场明确而坚定。下一步,将加强统筹谋划,按照依法治理、打建结合、统筹协作、社会共治的原则,深入推动知识产权保护,持续加强打击侵权假冒工作。持续开展跨部门、跨领域、跨区域联合打假,加大对制假源头、重复侵权、恶意侵权查处力度等。

探访球鞋“鬼市”:不接待新客

5月23日凌晨1点,出租车缓慢行驶在拥堵的安福电商城路口。车窗外人潮涌动,数十辆装载着印有品牌鞋盒的摩托车和提着黑色塑料袋的行人匆匆而过,三三两两的青年围聚在路边,等待着送货人的到来。

出租车司机阿林说,前段时间严打过一次,否则车辆更多,几百米的道路至少得开半个小时。

实际上,新京报记者曾在当天上午来过此处,看到街道边的商铺几乎全部大门紧锁,路上偶尔路过一两个行人。

“白天别来找我,晚上8点后再联系我。”一天前,当记者以“批发商”身份联系上当地一位档口老板时,他颇不耐烦。

近年来,“球鞋文化”在国内走红,曾经的小众玩物变为当下时尚文化之一。受玩家追捧影响,不少潮鞋被市场炒至天价。据媒体报道称,一款发售价2000元不到的潮牌球鞋,上市一周内价格飙到1万元以上;而一款知名品牌的合作款球鞋,在市场上从800元炒到8000元。

过高的价格让众多普通玩家望鞋兴叹。一些人将视线盯向了莆田。

“圈中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国内10双仿鞋有8双是从莆田发货。”5月20日,球鞋资深玩家赵兵(化名)向记者表示,“而莆田最大的仿鞋交易市场,正是位于城厢区的安福电商城。”

独特的交易习惯让安福电商城被外界称为“鬼市”——白天商城内几乎空无一人,深夜人声鼎沸,车来车往。

有别于白天的冷清,此时的电商城内仅能容纳两车通过的街道两侧,印着各种潮牌球鞋旗号的店铺灯火辉煌,滚动的LED屏幕上醒目地打出“满天星”、“兵马俑”等当红球鞋字样,店员忙碌地在店铺里接待着顾客。

在其中一家店铺里,记者发现这些摆在橱窗上的运动鞋,尽管款式、颜色都与正品球鞋几近一致,但鞋上却没有印任何标志。“这是我们自家工厂产的,质量绝对不输给其他品牌。”店家热情地推销着鞋子。然而当记者咨询是否有更高版本的鞋时,店家警惕地打量了记者几眼后,迟疑地摇了摇头,“我们只做公版,没其他的了。”

在鬼市中,店家和买家都心知肚明,所谓更高版本,即是指印有品牌LOGO的仿鞋。而公版则是对比正品球鞋仿制,但没有任何标志。如此一来便减少了仿冒风险。

“最近才被查过一次。”在被多位店家拒绝后,最终记者在一家不起眼的店铺里,老板老何(化名)再三询问记者将会以哪种方式进货、销售,以及是否对球鞋有所了解等情况后,最终从店铺里屋拿出一双印着LOGO的爆款球鞋。

“不可能摆太多的货在店里。”老何表示,“否则工商局一查就完了。”

他解释道,“现在除了熟人和老客外,基本不会接待陌生面孔的新客。”老何表示,他家有版本更好的鞋,但现在没有摆在店内。当记者提出能否看货时,他当即回绝,“现在谁敢在店里放那种鞋?只有加微信看图,再打款发货。”

记者随即要求希望能买一双来检查品质,以确定是否追加进货,老何转身在柜台后打了个电话,几分钟后说,“跟我走吧,去另外地方看货。”

“工作室”暗藏各种高仿鞋,提供“鉴定书”

要找到老何的“线下店”并不容易。

凌晨2点,记者跟随老何辗转绕过几道门卡,来到位于安福电商城附近的一个破旧小区里。

老何介绍,这里暗藏着包括他在内的多个“工作室”。但要在没人带领的情况下进入并不容易,“需要提前发微信通知,还得有熟人带领确认身份。”

在这个面积不到60平米的小屋内,摆放着多个品牌的潮鞋,当下最热门的知名品牌高仿鞋,各色款式型号也一应皆有。

房间内几位操着不同口音的客人正在筛选着自己心仪的货品,一两个店员则坐在一旁的办公桌前喝着茶,不时向客人推荐着球鞋。

老何介绍道,每款球鞋都有不同的品级和价格。为了证明所言非虚,他将两款外观一模一样的球鞋递过来,“都是仿的满天星系列,你感受下差距。”

在老何的指点下,记者清楚地判断出其中一款鞋在鞋底、走线等细节上明显胜于另外一款。“其实球鞋鞋面都差不多,主要区别在鞋底用材。这个和正品一样,鞋底用的也是BOOST。而这款则是一般货,鞋底太硬了。就是忽悠下外行,在资深人士看来‘一眼假’。”

记者了解到,这两款鞋实际价格相差不大。这款正品已被炒到五六千元的球鞋,老何将一般仿货定价为150元,而品质好的一款价格为280元。

“你如果做生意的话,150元这款就够了。利润要大些。”老何表示,和他合作的下家大约有上百名,基本上选择的是价格更低的球鞋。老何为记者算了笔账:仿鞋通常售价在三四百元,如果是150元这款的话,利润能达到250元上下,而如果是另一款价格为280元的球鞋,利润仅有100多元。

记者以“帮朋友买鞋”为由,将高版本的球鞋各个部位细节全部拍下,并将图片发给对球鞋颇有研究的资深玩家赵兵帮忙鉴定。10分钟后,赵兵回复称,“除了鞋标有问题,以及BOOST有瑕疵以外,其他鞋型、走线没有任何问题。”

“有需要的话,我们这边还能给你提供鞋盒、包装袋以及过毒4件套、GET鉴定APP防盗扣等配套小玩意。”老何介绍。

一套印有毒APP鉴定书、防盗扣、印着毒APP标志的包装盒等物品仅需要几元钱,但足以“唬住”大多数买家。

据介绍,在莆田安福电商城附近小区里,藏匿着数十家这样的高仿球鞋销售点。每天无数个拉客仔在电商城四周拉拢着来自各地的微商、淘宝卖家以及实体店家,并将他们一一带往窝点进行交易。

“每带一位客人去一家工作室,不管对方买不买鞋,就能得到5元钱奖励。”一位拉客仔称,“通常会带客人去四五家店,一晚上多带几个客人的话,能赚到一两百元。”

5月23日凌晨,记者离开老何工作室时发现,几乎每层楼都有拖着装满仿鞋的纸箱,行色匆匆的年轻男子进入电梯。一出小区他们迅速跨上早停放在旁的摩托车,远离而去。

“都是给客户送货的。”老何说。

招下线、代发,大经销商月赚可高达百万

5月24日,林明(化名)的手机不断震动,各地的下家们不断发来订单和货款。他一边安排发货,一边介绍称,“差不多每天都能发出七八十双鞋或者更多,如果高端货走得好,一个月能赚到近百万。”

自2014年开始从事球鞋生意,林明在这行业已呆了5年时间。“国内能动辄掏出两三千元买鞋的人并不多,而仿鞋无论在整体还是细节处都和正品相似,价格却只有1/5,肯定容易赢得更多囊中羞涩的玩家。”

让林明赚到第一桶金的,是2015年底推出的一款潮鞋。

“生产未经授权商标的鞋,或者生产与他人商标相似的鞋,都是违法的,”6月5日,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付建律师向记者解释,“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与‘假冒注册商标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

记者了解到,莆田仿鞋作坊是在未经品牌授权、许可的情况下,对受知识产权保护的商品进行复制和销售。

“根据《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根据第二百一十四条规定,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金额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销售金额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付建说,“这代表着无论是生产仿鞋,还是销售仿鞋,都涉嫌违法。”

此外,记者调查发现,安福电商城内多家档口老板都曾介绍称其所销售的“公版鞋”并不违法,甚至不少人声称即使工商部门来检查也“没有任何问题”。

对此,付建表示,“生产高仿无商标的产品,如果其他厂家生产的鞋子申请了外观专利,未经允许生产同款鞋子,会侵犯对方的外观专利权。没有图标仅属于不侵犯他人商标权,外观也同样可能造成侵权。”

新京报记者覃澈实习生曹雯谢碧鹭 摄影/新京报记者覃澈

返回顶部